基辛格试图操控以色列总理拉宾,拉宾说:“以色列是个民主国家 -观么网
 
 
基辛格试图操控以色列总理拉宾,拉宾说:“以色列是个民主国家 [返回]
您所在的位置:观么网>时事>基辛格试图操控以色列总理拉宾,拉宾说:“以色列是个民主国家

基辛格试图操控以色列总理拉宾,拉宾说:“以色列是个民主国家

  发布日期:   2019-10-22 18:26:31    

以色列总理[的私人历史]耶胡达·阿夫纳·马·隽隽译,社会科学文献出版社

《以色列总理的私人历史》是目前唯一讲述以色列建国以来政治内幕的作品。这本书揭示了许多关于以色列生死抉择、绝密军事行动和高层和平谈判的惊人细节。读者可以欣赏到世界显贵们的风采,包括北京、拉宾、里根、卡特、基辛格、阿拉法特、撒切尔、戴安娜王妃等。这是一部激动人心的政治回忆录,是对当前中东事务的多面视角。

基辛格发起了旋风穿梭外交,试图操纵拉宾

1975年3月,国务卿基辛格回到中东探索政治气候,开启了国际关系史上从未有过的漫长冒险。人们称之为穿梭外交——他在任何时候都在埃及和以色列旋转,劝说以色列总理伊扎克·拉宾和埃及总统萨达特在谈判中迈出下一步。基辛格马拉松式的日程安排令人费解地复杂。他将在白天最不可思议的时间到达耶路撒冷,然后在晚上某个奇怪的时间飞往开罗。他乘坐的波音707飞机是林登·约翰逊在肯尼迪任副总统时使用的。

人们非常紧张,因为会谈可以在一天中的任何时间举行,而且往往开始得很匆忙。拉宾很快发现自己压力过大。他觉得基辛格在诱使他承诺从西奈半岛进一步撤军,撤军超出了他的预期。另一方面,埃及在和平方面的进展没有达到可接受的水平。简而言之,他觉得基辛格在不惜一切代价向埃及总统表明,美国可以独自对付以色列。

不屈不挠的基辛格提供了让步和交换条件。他要么说甜言蜜语,要么发表慷慨激昂的演讲,要么虚张声势,要么威胁恐吓。有时他甚至尽力自嘲来取悦主人,缓解紧张的气氛。在一次会议上,拉宾坚持萨达特应该采取实质性的政治行动,以换取以色列国防军相应撤出西奈半岛,这引发了激烈的争论。

拉宾拒绝让步。基辛格对他的固执十分恼火。一贯冷静的基辛格副手乔·西斯科(Joe Sisco)提议休会,让法律顾问们尝试在语言上做出一些巧妙的让步。当其他人都很忙的时候,基辛格开始戏弄自己,试图缓解紧张:“伊扎克,你知道英语是我的第二语言,我可能不一定掌握微妙之处。当我第一次来到美国时,我花了很长时间才明白“疯子”和“傻瓜”不是友好的术语。最近,我提议教叙利亚总统哈菲兹·阿萨德说英语。我告诉他,如果你让我教书,你将是第一个说德语的阿拉伯领导人。”

拉宾本人不具备的这种谦逊的智慧确实缓和了气氛,会谈继续进行。

眩光、凝视和密室竞赛

基辛格来回穿梭的日子里,媒体对基辛格的写作方式感到不满意。报纸的标题说他是超级巨星,相信他有能力做现代外交史上前所未有的事情。无论他去哪里,身后都有一大群国际媒体记者。其中,最有特权的是“基辛格十四国集团”——他们都是华盛顿的高级记者。国务卿在他的旧专机机舱的最后部分为他们保留了14个座位,因此赢得了这个绰号。尽管航空旅行令人不舒服,但他们可以假装成“高级官员”,并且可以独家获得国务卿非正式的、匿名的、深入的空中简报。

一天晚上,来自“14人小组”的七名记者漫步走进大卫王酒店的咖啡厅,我正在那里与几位记者聊天。长途飞行后,他们看起来都很憔悴,时差反应也很严重。

记者包围了这七个人,问了各种各样的具体问题:拉宾真的拒绝放弃西奈吉蒂沙漠和米特拉沙漠的两个山口吗?他仍然坚持“永久结束战争状态”以换取进一步撤军吗?如果拉宾拒绝让步,基辛格真的威胁要回到华盛顿,指责以色列破坏了他的使命吗?

他们提问的紧张语调真实地再现了烟雾弥漫的首相办公室会议室的气氛,疲惫不堪的谈判者徒劳地试图打破他们陷入的僵局。当我走进房间时,基辛格把地图推到拉宾总理对面,咕哝道,“看在上帝的份上,伊扎克,给我画一条底线,看看你要从西奈半岛撤出多远。每当我去见萨达特,他都会立即给我答案!”

拉宾故意强调地回答:“亨利,以色列是一个像埃及一样的民主国家。我不会被任意命令。这两个渠道是遏制埃及入侵以色列的关键。只有得到内阁的最终批准,我才能给你底线。”

“需要多长时间?”基辛格轻蔑地问道。

"最后一次内阁会议持续了10个小时。"拉宾挑衅地回答。

基辛格掉了他的钢笔。“你知道吗?我不想知道。你可以在地图上画你想画的任何东西。”

每个人都突然沉默了:直到一名美国安全官员轻轻地推门进来,才有人走路,甚至小声说话。他小心翼翼地走近基辛格,低声说道:“先生,你把它忘在公共汽车上了。”他拿着的是一副眼镜。

基辛格瞪着他,仿佛轻蔑地说,谁让你未经我允许就来这里的?

安全官员受到羞辱,立即僵在那里,不知道如何处理他的眼镜。美国驻以色列大使肯尼斯·基廷前来救援。他拿起眼镜,递给桌子对面的乔·西斯科,后者递给基辛格。在确保这种自下而上的传输顺序后,国务卿把眼镜放进口袋,把桌子上的纸放好,咕哝着“我要走了”,然后向门口走去。他看起来很沮丧,知道任务失败了。

1975年7月,以色列总理拉宾(左)和美国国务卿基辛格举行了记者招待会。

“亨利!”拉宾低沉的声音包含着情感。基辛格转过身来。这两个人面面相觑。

拉宾愤怒地说:“你心里很清楚,我们每次都做出让步。”。“你知道,我们已经接受了你关于‘不使用武力’的话,这比‘永久结束战争状态’弱得多。如你所知,我们已经同意归还西奈半岛的油田。如你所知,我们原则上同意撤到两条航道的东面。如你所知,我们已经同意让埃及军队从目前的位置前进,让他们占领缓冲区。为了使你的使命获得成功,我们表现出了如此多的善意和灵活性,使我们自己处于极大的危险之中,仅此而已,你必须指责我们破坏你的使命,而不是谴责萨达特的顽固不化,这是对事实的完全歪曲。”

基辛格听后转过身,一言不发地走出了会议室。以色列谈判小组交换了震惊的目光。拉宾立即拿起电话,指示助手打电话给内阁成员召开紧急会议。会上,记者发来了美国总统杰拉尔德·福特的一封紧急信件。拉宾写道:

基辛格告诉我,他的任务即将被搁置。我想说的是,我对以色列在谈判过程中的态度非常失望...为了确保充分保护美国的利益,我已经下令重新评估美国的中东政策,包括我们与以色列的关系。

这是一份非常令人愤慨的外交文件,内阁大臣们静静地听着,只觉得喉咙发干。拉宾心里当然清楚,这封信是谁写的。每个人都闷闷不乐地讨论了事件的后果,并悲观地评估了未来的形势。这时,一名助手进来告诉首相,基辛格打电话问他是否能马上来。

拉宾走进指挥室,基辛格气喘吁吁,试图保持冷静。

“伊扎克,我是来告诉你总统的信与我无关。”他说。

拉宾点燃一支烟,透过打火机的火焰看着基辛格,说道,“亨利,我不相信你。你让总统写这封信。你自己口述的。”

基辛格大吃一惊,张开嘴喊道,“你怎么能这样想?你认为美国总统是受我摆布的傀儡吗?”

拉宾没有回答。他只是冷冷地站着,什么也没说。

基辛格气疯了,愤怒地喊道:“你不明白,我是想救你。美国人不会同意这一点。你在强迫我,美国国务卿,像卖地毯的黎凡特一样在中东游荡。这是为了什么?为了沙漠里几百米的沙子讨价还价?你疯了吗?我代表美国。你正在输掉美国舆论之战。我们循序渐进的原则被扼杀了。美国正在失去对整个事情的控制。战争可能爆发,苏联人会回来。那就不会有美国军用飞机支持你,因为美国人民不会允许。”然后他的愤怒完全爆发了:“我警告你,伊扎克,你要对第三个犹太共和国的毁灭负责。”

拉宾满脸通红地反驳道:“亨利,我警告你,评判你的不是美国历史,而是犹太历史!”

第二天早上,这两个长期以来一直是朋友和对手的人把自己锁在本古里安机场的一个房间里。拉宾后来告诉我们,他和基辛格进行了心与心的情感交流。拉宾再次向基辛格解释了他的真实想法——尽管他意识到新形势可能会恶化并导致战争,但以色列不能再做出任何让步。这不仅会给他作为总理带来严重的政治后果;作为一个人,他也感到极度焦虑,因为他觉得要对每一个像他儿子一样的以色列国防军士兵负责。事实上,当时他的儿子在西奈半岛前线,是一名坦克排长,他的女婿是一名坦克营长。战争爆发后,他很清楚他们的命运。

“那么基辛格的反应是什么?”我们问过他。

拉宾说:“我从未见过他如此情绪化。”他可能想回答,但他太情绪化了,什么也说不出来。他该登机了。我们每个人都在机场做了简短的告别演讲。轮到他时,他激动得几乎说不出话来。尽管他对调解的失败感到失望,但除此之外,我可以看出,作为一个犹太人和一个美国人,他的心不是很平静。”

飞机一在一起飞行,国务卿就按照惯例向飞机后面的“14人团”做了简报。他告诉他们,以色列可能被“匿名”追究谈判破裂的责任。这一调解的失败将不可避免地加剧中东的冲突。伴随着石油禁运,战争现在很可能爆发。苏联将再次取代美国成为中东的主导力量。欧洲将彻底抛弃以色列;美国公众舆论将转而反对以色列,因为以色列浪费了签署过渡协议的机会,而这项协议花了一年半的时间才达成。

听了拉宾从陪同基辛格的记者那里听到的故事后,我想起了基辛格博士著名的心理画像:当事情没有像基辛格希望的那样发展时,他会反应过度。他生气时会故意发脾气。他玩弄权术的手法;以及他以客观的名义轻易矫枉过正的本性。

作者:[To]耶胡达·艾夫纳(yehuda Avner)编辑:周益谦责任编辑:朱子芬